叶修痴汉。偶尔摸个章子。
周叶
杂食

那些年日日夜夜梦回时的心伤心死失望绝望,少年时光的相依相伴,那些他曾发誓要用一生回护的,刻入骨血的岁月温柔。




“将过往,尽数斩断。”    “他不是你,老叶。”      你的心太大,足够装下整个天下,无视一切风霜,你的心也太小,只够容纳几人,藏一段情深。      你从来,都不懂。






 两个人时,得不到,就得不到了,明年再来,一个人时,却只有这点执念执着,最终执着成执念。     越执越疯,越疯越执。      他已经不成疯魔不成活了。     事实上,那几年叶修看见他会想到自己。      生别离,死别离,姻缘皆断,岁月相催。      但是苏沐秋在他心上永远是明亮的,如同那年撑在头顶的伞,虽然不能将风雨尽数遮挡,但足以温暖他一路独行的孤寂。     孙哲平,却是张佳乐心上的剑,抵死不放,鲜血淋漓。     最终也就看不清,这催人的是岁月,还是浮动的世情,易变的人心。





那些年从他梦里匆匆晃过的影子,始终无法描摹出这个人若是有一天能够长成,会是什么模样。       更多的时候,他会梦到那些细碎的琐事,包括幼年时带着叶秋在偌大的侯府花园中胡闹,那总是停在茶花边的一对玉色蝴蝶,唯独,没有他。       夜深忽梦少年事,唯梦闲人不梦君。       而就这样突兀的,他撞进这玄门朱槛,站在自己面前,低着头,静静地模糊了那些相隔的岁月。       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。



评论(5)
热度(17)

© 叶修同学@提不起劲 | Powered by LOFTER